2019全年极准生肖码诗 >> 我和我的祖国

跨越 (一)
时间:2019-11-21| 编辑:周利勇|【
 编者按

 

科技强国,有赖于科技工作者的创造和奉献。今年6月份,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弘扬科学家精神加强作风和学风建设的意见》,并要求文艺工作者以多种形式讲好科技工作者科学报国故事,广泛宣传基层一线科技工作者和创新团队典型。

本报积极响应,举办了“我爱我的祖国·身边最美科技人”征文活动,并组织冶金作家深入一线采写冶金行业优秀科技工作者,报告文学《跨越》即是成果之一。它以文学的视角,生动的形象,带领读者一起感受中国宝武科技工作者在研发具有世界水平高性能桥梁钢过程中的艰苦努力和勇攀高峰、敢为人先的创新精神。

本文分3次刊发,今日刊登第一部分。

钟钢 潘东晓(中国宝武)

桥梁钢“明珠”首秀江汉七桥

2019年7月3日,湖北武汉天气闷热,不开空调车内坐不住人。当天9点40分,中国中铁大桥局集团江汉七桥项目部将召开专题会。驾车从青山到汉口汉江边的项目部50分钟足够,邹德辉8点钟就发动了车子。当天第七代高性能桥梁钢Q690qE首用于江汉七桥,此事不可怠慢。

人字形的长江、汉江把武汉分隔为武昌、汉口、汉阳三镇。如今,两江上近20座形态各异的桥梁把三镇焊接为一体,让江城错落有致、生动俏丽。

凌波架彩虹,“一步”跨汉江。江汉七桥按形象进度在2019年之夏开始制造桥梁。撑起七桥的是世界领先水平的Q690qE钢。它被业界称为桥梁钢“皇冠上的明珠”。凭此,七桥将从汉江上“一跨而过”,中间不再设桥墩。这是我国桥梁钢研发史上的一次新跨越。时任宝武集团宝钢股份中央研究院武汉分院(武钢有限技术中心)院长、中国工程院院士毛新平领衔研发Q690qE钢,桥梁钢领域首席研究员邹德辉就是团队中的重要骨干,一员猛将。

白云悠悠,汉水汤汤。汉江岸边,两座桥墩已冒出水面只待钢桥横跨。江汉七桥为三跨连续钢桁系杆拱桥,形似一只巨大的钢结构恐龙,头尾各一跨,中间为主跨、长度408米,在全国同类桥中排第二。

专题会准点开始,邹德辉和上海宝钢浦东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两位营销经理直接服务七桥工程。双方就钢板供货时间、技术服务等反复切磋,达成共识。此次,七桥除用第七代桥梁钢Q690qE以外,还有第六代桥梁钢 Q500qE。它们将在关键部位各显其能。这两种钢板由宝钢股份旗下的宝山、东山基地生产。这是一次具有宝武特征的“三山”(即研发在武汉青山、生产在上海宝山和湛江东山)协同攻坚。

当天中午,邹德辉接到武船重工阮总工的电话。请他下午两点去武船双柳装备制造基地,想当面咨询有关桥梁钢防腐蚀、焊接方面的问题。邹德辉想,武船为广东云茂高速制造桥梁,钢板由宝武集团鄂钢供应,武汉分院是研发者,用户的需求当然就是我的追求,没有什么可犹豫的,去!以宏观定局部,先宝武后个人,抓市场优服务,这就是邹德辉的工作逻辑。当天12点半,他一放下饭碗,顶着烈日直接从工地驱车向东约60公里,一个半小时后赶到在武汉新洲区的武船双柳装备制造基地。

邹德辉身高1.85米,高鼻梁,凹眼窝,到现场服务的标配是工作服加双肩包。

强基蓄势凭栏远眺

邹德辉参与了从14MnNbq (Q370q)钢到Q690qE钢即中国第四代到第七代桥梁钢钢种的研发或试制,从刚开始入门打下手到成长为骨干,他的人生也随着桥梁钢的升级换代,一步步向前跨越。

邹德辉的家乡在汉江穿过的湖北省汉川市。他的父母都是种田人,邹德辉是家里老小,上有一哥一姐。母亲在他4岁时过世,父亲一手拉扯3个孩子生活。等到他上初中,哥哥考上了大学。由于家境困窘,邹德辉想早一点挣钱减轻父亲的负担。哥哥却鼓励他上高中、考大学。

1994年,邹德辉的分数超过了大学本科录取线,花销不要太高成为他择校的条件。邹德辉填报了安徽省马鞍山市的华东冶金学院。在大学,他担任班长,学习刻苦用功,成绩名列前茅。但在他读大二时,父亲走了,邹德辉的学费和生活费,从先前的举全家之力变成举全家族之力。

1998年的毕业季,武钢研究院去华东冶金学院招人,经全面考察,只看中了一名毕业生,就是邹德辉。

当年9月,邹德辉入职后先到各室轮流实习。有一天,正在中厚板室实习的他接到一个任务,把中试工厂类似炮弹的一批小钢锭送到实验室。一个小钢锭重约50公斤,邹德辉抱起来就走,他牢记父亲的叮嘱:做事不惜力。后来,别人告诉他,按规定可以找协力厂的工人干,他们还有三轮车。领导看在眼里:这是一个搞科研的好苗子。实习期还没有结束,室主任陈晓就跑到组织部抢先下手:“邹德辉我们要了!”

1997年,武钢和大桥局联合研发的第四代桥梁钢14MnNbq(Q370q)成功中标当时亚洲最大的公铁两用桥——芜湖长江大桥,用在主跨为312米的钢梁上。那时长江上大桥的主跨长度依次为武汉长江大桥112米、南京长江大桥144米、九江长江大桥216米,而芜湖长江大桥312米,成为第四座里程碑。

1998年底,邹德辉进入中厚板室桥梁钢课题组,环顾四周,他深感压力和差距。伙伴们不是硕士就是博士,有的还拥有省部级、国家级科技奖项。没啥说的,一切从零开始。邹德辉找出14MnNbq(Q370q)钢的所有资料,一页一页地研读。他要弄懂桥梁钢的前世今生,打好科研的底子。

从低碳钢、低合金钢、高强度钢、高性能钢一路发展,到2019年,国内桥梁钢经历了七代发展。邹德辉站在上世纪末的门槛上回首时,看到的是第四代桥梁钢的发展轨迹。

第一代桥梁钢A3q和16q两种钢,由前苏联提供,并在前苏联专家指导下,于1957年建成武汉长江大桥。它的屈服强度≥240MPa,抗拉强度≥380MPa。

第二代桥梁钢是为了建造南京长江大桥,1962年由鞍钢研制成功的低合金钢16Mnq钢。它的屈服强度≥345MPa,抗拉强度≥520MPa, 新牌号称为Q345q钢。

第三代桥梁钢15MnVNq钢(Q420q),鞍钢1960年代末研制,1973年用于建设九江长江大桥。它的屈服强度≥420MPa、抗拉强度≥540MPa。

第四代桥梁钢是武钢研发的14MnNbq钢(Q370q),用于芜湖长江大桥。它在16Mnq钢基础上降碳加铌微合金化,屈服强度≥370MPa,抗拉强度≥530MPa,增强了钢板的焊接性能。

回眸是为了望远,邹德辉摩挲那一本本厚厚的资料,心潮澎湃,桥梁钢研发大有可为,但自己太嫩能力不足,得先练好内功。

机会来了,1999年3月,武钢供芜湖长江大桥的Q370q钢板中,有约2万吨超宽钢板需将钢坯外委舞阳钢厂轧制。生产工艺能否落实,质量和交货如何保证?这些都需要有人去现场盯着。领导决定派一个小组到舞钢跟踪生产,邹德辉名列其中。

初春的河南舞阳乍暖还寒,气温在零下4摄氏度。没有集中供暖,比武汉难熬。

邹德辉抖擞精神,把自己当成舞钢轧板厂的职工,只要生产Q370q钢板他就按点跟班,每天到厂调度室打电话向研究院课题组报告生产情况;出现问题,他就按照院里的意见和厂里的技术员一起攻关;下班后他记下研发过程和体会,半年下来记了厚厚一本。业余时间,他把自己关在宿舍里,读英语、背单词,他要考研究生,读硕士、攻博士,发展事业。

同事们按期换班,邹德辉半年没有挪窝,守护着每一批钢板生产,直到那年金秋来临,合同完成。他明确了奋斗方向:学好钢铁理论,深入生产实践,为中国桥梁钢研发助力。

 

贵州快3计划 马会传真图报2019 天津11选5分布走势图 四不像论坛 河北11选5 东方心经2019新资料 最准特马资料大全 开奖特马料 香港賽马排位表 白小姐精准三肖中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