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全年极准生肖码诗 >> 我和我的祖国

父亲与共和国同龄
时间:2019-08-27| 编辑:周利勇|【

  崔美兰(包钢)

  一直认为,我和祖国的关系,就如同我和父亲的关系。因为,父亲与共和国同龄。

  父亲16岁的时候,只身到西北寻梦。那时,包钢是国家“一五”期间建设的156个重点项目之一,正巧去农村招工,父亲便兴高采烈地报了名,带着到祖国西部建设包钢的梦想,来到了荒无人烟的包头。

  对于父亲那一辈人来说,在青春的花季就加入到建设包钢的队伍之中,是一种荣誉。

  父亲上班第一天,发了一身工作服、一双大头鞋,便高兴得一夜没合眼。于是,上班穿它,下班也穿它,因为只有这身工作服没有补丁。

  上班后,父亲经历过“哪里需要哪里去,帐篷一支安新家”的创业场景;体验过“帐篷门前狼站岗,半碗米饭半碗沙”的艰苦生活。他每天早晨天不亮就走啦,通往厂区的石子路上,几万包钢人在同一时间段步行去上班,黑压压的一条街那么长,层层叠叠、比肩继踵。当时的包头,一年一场风,从春刮到冬。有时候,狂风卷着脚下的泥土,飞扬起漫天尘土。尤其是冬天,清一色的白茬皮袄,堪称钢厂建设初期一道壮观的风景线。

  父亲是个干活从不知道累的人,凡是技术活,样样都想学。干完本岗的工作以后,车间里哪里有脏活、累活或抢修不够人手的地方,一定有他的身影。所以,车、钳、铆、电、焊、配管等各工种,他样样精通、样样拿手,曾经拿过技术比武的全能奖。每天下班之后,他赶紧去食堂,用筷子串上两个窝头或馒头,边吃边走,就进了夜校的课堂。父亲常说:“那时的饭,不吃菜都能嚼出香味来。”

  父亲最忙的时候是在包钢给水厂管网车间当车间主任那段时间。30多岁,全厂最年轻的科级干部,一身用不完的力气,一腔使不完的热情。这也是父亲最难忘的一段工作经历。那时候,他几乎没正点下过班。在我的印象中,他的家应该是管网车间,回家只是看看,只是为询问妈妈几句话:孩子淘气没?老人的病好点不?家里的粮还能吃几天?家里的煤球够不够烧?如此而已。

  当时,父亲所在车间负责全包钢所有外网管道,包括蒸汽、空压、热力、给排水等管道的运行、检修和安装工作,在包钢的生产运行中起着重要的作用。重任在肩,不可以不弘毅。那时,父亲给我最初的爱国教育就是:热爱祖国就是要拼命工作。

  凡是交给父亲的工作,上上下下,各厂矿、各部门都非常放心。上世纪80年代初的一年,包钢总排水直径1.4米的两条管线在七○四厂东侧,从10号井到17号井长1050米的管道严重堵塞,特别是12号到15号井450米的管内堵塞程度在80%以上,4个排水井内的集杂物占据全井的60%之多,比管道内径高出2倍多。水位升到0号井,有的集杂物流出地面,严重威胁包钢的正常生产……如果将堵塞严重的部位重新安装一条管道,造价需上百万元。

  能否挽救这条将要宣判死刑的管道?这对于他们车间来说压力是很大的。生产不能停,水量不能减,水位深度5米之多,井内大多是杂物,连管口都摸不着,怎么个掏法?

  父亲和有关上级领导从0号井逐个检查到23号井。为了得到可靠的第一手资料,父亲潜入4米多深的水里检查。有一次,患严重关节炎的父亲在冰冷的水里检查了5小时之久。凭多年的工作经验,父亲提出了从12号到15号井下闸板,使之处于停运状态,强迫水在另一条管道高位运行,然后采用人工掏管的方法疏堵。

  父亲的方案得到了充分的肯定,450米的管线仅用了15天的时间就交工了,比预计工期提前了5天。当天晚上父亲下班回家,我们姐妹们异常高兴。因为在这15天里,父亲只回过一次家。看到疲惫不堪的爸爸,真不知道该说什么。爸爸饱经风霜的脸上挂满灰尘,眼窝深凹陷着,眼里布满血丝,那一摇一晃的身骨似乎已经不起风吹……

  父亲随便吃了一口饭就去睡觉了。他说:“总算可以痛痛快快地睡一觉了。”给父亲盖被的时候看到父亲腿上、脚上被杂物划出了一道道血痕,纵横交错,有的划痕极深……我真想把父亲叫醒问问他:这是怎么弄的?为什么不去医院上点药?可又不忍心打扰他酣睡的样子,便悄悄地退了出来,把门轻轻地关上。

  父亲一到工作岗位一定是忘我状态。每到检修、抢修,父亲始终和车间职工奋战在工作现场,饿了吃个饼子喝口水,困了倚在哪都能打个盹。他不仅出工作方案、现场指挥,还亲自干。每到这时,父亲的时间表上根本没有昼夜之分。为此。父亲在工作中总结了许多合理的工作方法,在参与包钢各厂外网及室内管道的检修工程中,为领导及配合工作的各部门提供了许多宝贵的经验。

  有一次,在抢修现场,一位职工说他的焊活没法干,父亲说:“哪个点最难干,我帮你。”为了焊一个闸门,父亲在纵横交错的管网中,因找不到合适的工作点,只能身子斜倚在一个管道上,一条腿跪着,另一条腿搭在另一根管道上,一手拿着焊枪,一手拿着焊帽,结果在焊闸门的同时,把自己的腿也厚厚的“焊”了一层,皮肤被烫得红红的,几天后干硬如牛皮,行动极不便……就是这样也不肯到医院看看,拐着一条腿,风里雨里不误上班。

  还有一次,是为包钢医院疏通下水管道。管道中医疗垃圾和下水垃圾堵在一起,臭气熏天,抢修工人一走进堵塞作业区就要作呕,纷纷往后躲。父亲说:“我先来,后面的跟上,每人5分钟。”因为管道细,堵塞严重,机械用不上,只能用手掏,父亲足足掏了20分钟,几乎窒息晕倒,被同事拖了出来。后来,父亲说:“我多坚持5分钟,后面的人就少上一次。”结果父亲3天吃不下饭,看见饭就作呕……

  再看看那双手!指甲沟及划伤的道子,似乎洗多少遍都洗不干净,皮肤异常粗糙。深深的纹路如岁月的沟坎,凸起的青筋似时光的河床。指甲厚厚的,有的因为受了外伤而长得极不规则。手掌里握着一把茧,硬硬的,黄黄的,如同握着一把劳动的果实。

  没有发自肺腑的热爱,就没有倾尽全力的付出!父亲对包钢有着血浓于水的感情,这种感情就像一种信仰,流在他的血液里。包钢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一代又一代如父亲一样的包钢人,爱岗敬业、爱厂如家,献了青春献子孙……他们默默无闻地用自己的方式爱着包钢,爱着祖国。同时,也用一种无形的力量教育着一代又一代的包钢儿女,在平凡的岗位上,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父亲与共和国同龄。爱父亲,爱祖国!谨以此文献给父亲70岁生日,献给祖国70华诞。

香港正版挂牌采图之全篇 马会资料大全香港正版 2019年黄大仙六肖期期准 状元红高手论坛 山东群英会直播 2019全年极准生肖码诗2019全年极准生肖码诗 2019另版葡京赌侠诗句 香港挂牌四肖中特 香港六合王中王资料论坛 彩票高賠率好平台